夜铭

现已是末世
无人得真情

拐弯抹角说爱你


甜饼来了,注意接收。
——————————————————————————————
衣村:

“羽村,最近气温突然变低了。”
“……怎么了,兄长?”
“你就待在家吧,公事我一个人处理就好。”
“……”

说真的,兄长,气温有变低吗?我怎么没察觉到……

修因:

“阿修罗,你刚刚又跑去哪儿了?”
“哥哥,我刚才在找东西。”
“什么东西?”
“我的心。它可能在你那里。”
“……////////”

顺便,帮我找找我的心吧,阿修罗。

柱斑:

“柱间!这次我一定要打水漂赢过你!”
“……斑斑啊,实际上,打水漂并不好玩。”
“?”
“又没有办法把水漂打到你心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

笨蛋……你都已经在我心里了,还要怎样?

扉泉:

“你知道我为什么到现在还单着吗?”
“?为什么,死白毛?”
(……你就不能把称呼改一下)“因为[喜欢]这个字眼太沉重,一旦喜欢一个人,就不能改变了。”
“然后?”
“所以我就先把[我喜欢你]这句话放你这了,不许扔,不许弄丢。”
“……千手没一个好东西。”
“……”

因为你马上就要入赘宇智波了。

四富:

“看着你一脸颓废的样子……说吧,又怎么了?”
“火影的公文好多啊!最关键的是……”
“是……?”
“一个人批这么多公文好无聊。”
“……那我带走几份吧。”
“哎哎!”

关键词是“一个人”而不是“这么多文件”啊喂!

卡带:

“《亲热天堂》,《亲热天堂》,还是《亲热天堂》!你的书架里怎么只有《亲热天堂》!”
“因为只有这本书对我来说很好看啊~”
“你就不会看看别的吗!”
“会啊~”
“?那你看什么?”
“看你啊~”
“……///////”

只是你看我,我可没有看你!绝!对!

鸣佐:

“吊车尾的。”
“……”
“吊车尾的……”
“……”
“吊车尾的!”
“啊?哦,怎么了的吧哟?”
“……你看什么呢?那么入神。”
“看你啊的吧哟。”
“……今晚的拉面,没了。”
“哎哎哎!佐助!我又做错什么了的吧哟!?”
“闭嘴!”

白痴吊车尾!怎么说得那么大声!////////

“你我二人皆是魔,为何你无罪,我有罪!”
“……我族,本就是魔之族……”
“是么……呵,我果然讨厌宇智波!”



突然发现太极图案很适合扉泉或泉扉哎……
第一张是马克笔,第二张是草稿。

我特么就不该涂色……
最近我画画真是越来越渣了……
【倒地不起】

白无垢与黑无尘(每日脑洞)

        夜铭正在被宇智波斑打,东宁出奇的没有拦住斑爷,(虽然就算拦了也拦不住)事情的全部经过是这样的……
        一天,天气晴……抱歉转错台。当夜铭得知女性婚服在日本叫白无垢时,开始脑洞男性婚服是不是叫黑无尘。想着想着,他突然发现一件细思恐极的事……
        柱间是永远的浅色系,但斑爷是不是在结婚……呸,结盟之后一直在穿黑衣服?
        斑爷是不是觉得自己可能攻不过柱间了打算在这种方面比过他?
        柱间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斑爷的想法但根本不想因此拦住斑爷并改穿浅色系?
        卧槽!
        卧槽卧槽!
        细思恐级啊!
        据不想透露姓名的泉奈先生报导,夜铭还去问了斑本人。
        然后就有了现在这副场景。
        “尼桑,有必要吗?夜铭应该没说中尼桑啊。”
        作死的泉奈奈小天使啊……

         据说斑爷因此戒了泉奈三天甜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