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铭

现已是末世
无人得真情

拐弯抹角说爱你


甜饼来了,注意接收。
——————————————————————————————
衣村:

“羽村,最近气温突然变低了。”
“……怎么了,兄长?”
“你就待在家吧,公事我一个人处理就好。”
“……”

说真的,兄长,气温有变低吗?我怎么没察觉到……

修因:

“阿修罗,你刚刚又跑去哪儿了?”
“哥哥,我刚才在找东西。”
“什么东西?”
“我的心。它可能在你那里。”
“……////////”

顺便,帮我找找我的心吧,阿修罗。

柱斑:

“柱间!这次我一定要打水漂赢过你!”
“……斑斑啊,实际上,打水漂并不好玩。”
“?”
“又没有办法把水漂打到你心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

笨蛋……你都已经在我心里了,还要怎样?

扉泉:

“你知道我为什么到现在还单着吗?”
“?为什么,死白毛?”
(……你就不能把称呼改一下)“因为[喜欢]这个字眼太沉重,一旦喜欢一个人,就不能改变了。”
“然后?”
“所以我就先把[我喜欢你]这句话放你这了,不许扔,不许弄丢。”
“……千手没一个好东西。”
“……”

因为你马上就要入赘宇智波了。

四富:

“看着你一脸颓废的样子……说吧,又怎么了?”
“火影的公文好多啊!最关键的是……”
“是……?”
“一个人批这么多公文好无聊。”
“……那我带走几份吧。”
“哎哎!”

关键词是“一个人”而不是“这么多文件”啊喂!

卡带:

“《亲热天堂》,《亲热天堂》,还是《亲热天堂》!你的书架里怎么只有《亲热天堂》!”
“因为只有这本书对我来说很好看啊~”
“你就不会看看别的吗!”
“会啊~”
“?那你看什么?”
“看你啊~”
“……///////”

只是你看我,我可没有看你!绝!对!

鸣佐:

“吊车尾的。”
“……”
“吊车尾的……”
“……”
“吊车尾的!”
“啊?哦,怎么了的吧哟?”
“……你看什么呢?那么入神。”
“看你啊的吧哟。”
“……今晚的拉面,没了。”
“哎哎哎!佐助!我又做错什么了的吧哟!?”
“闭嘴!”

白痴吊车尾!怎么说得那么大声!////////

“你我二人皆是魔,为何你无罪,我有罪!”
“……我族,本就是魔之族……”
“是么……呵,我果然讨厌宇智波!”



突然发现太极图案很适合扉泉或泉扉哎……
第一张是马克笔,第二张是草稿。

我特么就不该涂色……
最近我画画真是越来越渣了……
【倒地不起】

白无垢与黑无尘(每日脑洞)

        夜铭正在被宇智波斑打,东宁出奇的没有拦住斑爷,(虽然就算拦了也拦不住)事情的全部经过是这样的……
        一天,天气晴……抱歉转错台。当夜铭得知女性婚服在日本叫白无垢时,开始脑洞男性婚服是不是叫黑无尘。想着想着,他突然发现一件细思恐极的事……
        柱间是永远的浅色系,但斑爷是不是在结婚……呸,结盟之后一直在穿黑衣服?
        斑爷是不是觉得自己可能攻不过柱间了打算在这种方面比过他?
        柱间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斑爷的想法但根本不想因此拦住斑爷并改穿浅色系?
        卧槽!
        卧槽卧槽!
        细思恐级啊!
        据不想透露姓名的泉奈先生报导,夜铭还去问了斑本人。
        然后就有了现在这副场景。
        “尼桑,有必要吗?夜铭应该没说中尼桑啊。”
        作死的泉奈奈小天使啊……

         据说斑爷因此戒了泉奈三天甜食……

念灵【二】

通过和……唔……呃……名字太长记不住就叫她废木大大吧。通过和废木大大的检讨,我决定写续章。为了流畅地写下去,我需要多加一些设定。
念灵(接上篇):是通过执念产生的,身份随机。当念灵持有者,也就是产生念灵的人死去或没有了这个执念时,念灵就会消失。

正文:
       
        回到了熟悉的族地,宇智波斑做完了每日的训练后,出奇得没有为自己的训练加量,而是在自己的房间休息,至少……在宇智波一族派来监视的中忍眼中是这样的。

        在宇智波的一个只有高层人员才能进入的藏书阁里面,一个略显年幼的身影正在里面翻找着自己需要的资料。若是被那个派去监视宇智波斑的中忍瞧见,定会惊讶地发现。

        他,是自己“正在监视”的宇智波斑。

        拍掉了因为寻找老旧的资料而沾上的灰尘,宇智波斑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颈,单手捧着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卷轴,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老旧的卷轴连纸页都泛着黄,上面有两个发暗的墨字十分瞩目——

        『念灵』

         “原来,柱间他,只是我的念灵,而已吗……”还有些短的炸毛仿佛也随着孤寂的情感下垂了些,秀气得显得有些精致的黑色眼睛此时布满了落寞。

        ……令人心疼……

        就在三个小时前,宇智波斑偷溜出去的事情被发现了,他的父亲宇智波族长命他在藏书阁中关二个小时的的禁闭,宇智波斑也是在那时发现了这个卷轴。想要追根究底的宇智波斑在结束训练后便用幻术蒙骗了那个中忍,并来到了这里。

        然而,他却宁愿自己并没有来到这里……

        他似乎感到,他的信念,破灭了……

        轻车熟路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就这么躺在了床上,
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仿佛下一秒就会窒息。宇智波斑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那儿正一阵一阵得疼。

        “明天……还去吗?”宇智波斑就这么无助地询问着自己。抿了抿薄唇,似是想到了什么。

        “去吧……若是他没来,就不再去了。”声音很轻,像是在安慰自己。

        就这样想着,眼皮越来越重,竟就这么睡了过去。

——————
第二天的南贺川,河静静地流着,不扰世尘。阳光洒在河上,反射出一片片光点。两位少年各站在河的两岸,相视一笑。

        你,果然来了啊。

        突然的,宇智波斑像是放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我管那么多做什么?”

        “这是我的天地,我的……”

        “极乐之地。”
——————本章完——————
依旧是那么渣的文笔
抑郁症根本写不了糖
突然想哭
憋住憋住
憋不住了
哇——

【念灵】柱斑

突如其来的一个脑洞
抑郁症患者的小甜文2333

念灵:当某个人对某件事、某个人、某种想法执念太强时,就会产生念灵,类似于心魔。当念灵所包含的执念脱离了掌控,就会变成一个个体,分离本体。
【题目与正文毫无关联系列2333】

正文:
        【当——】
        脱下沉重的盔甲,鲜红的盔甲落在地上,未干的血一滴一滴染红了地面。
        “呼……”
        一身轻的宇智波斑感到自已好多了。随后,眉头一皱……
        血腥味……
        “啧。”小小的嫌弃了一下,随手召来了下人,命他把房间收拾收拾。管理妥当后,便起身走向浴室,想着清理一下沾染的血,顺道放松一下。
        待全身都泡在了温热的水里,宇智波斑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第七年六个月零三天了……被父亲大人带去战场的第七年六个月零三天了,自己己经十一岁了。每一天都在……都在杀人,千手、日向、漩涡、猿飞……血腥浓重得想要作呕。
        若是能有个真心相待的朋友该多好、若是能有个只有自己和他才知道的地方该多好、若是……能够和平,该多好……
        不对!我怎么能想这个!我是宇智波族长的儿子,我应该想着如何为宇智波做奉献!我不应该想这些!
        甩了甩脑袋,似是想把这些想法甩掉。可这些想法却没有随着短发甩出的晶莹水珠离开,而是似在他的脑海扎了根一般,甩也甩不掉。
        也不知过了多久,宇智波斑放弃了这样的无用功。他放自己的全身都浸在水中。
        他觉得……他或许该冷静一下。
        ——第二天——
        宇智波一族成功地打败了猿飞。
        宇智波斑并没有参加庆功宴。毕竟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趁大家都在狂欢,偷偷地溜出了族地。无目的地东拐西拐,竟碰见了一条河。
        “记得这里好像是……南贺川。”看着眼前的河流,宇智波斑心想。
        毫无顾忌的,他坐下了。随手拾起一个石子,往河里一拋。
        “啪—啪——”
        石子在河上敲出了两个悦耳的音符后,沉到了河底。
        突然,另一个石子飞了出去,并轻轻松松地到达了河对面。
        宇智波斑心里陡然一惊,随后放松下来。
        若是敌人,又怎会如此温和地打招呼?
        “如果是打水漂的话,应该把手再压低一点,这样才能到达对面。”一道温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回头,看见一副同样显得温和的面孔。
        “你是谁?”宇智波斑的心里还有着一分警戒。
        “这个啊……我叫柱间,姓氏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告诉你。”那个男孩很明显没有想到宇智波斑会这样问,显得有些失措。
        “柱间吗……名字真土。”没有等柱间的回应,斑就继续开口道。“我叫斑,姓氏也不能告诉你。你给我记好了,刚才是我没注意,现在我一定能把水漂打到对岸的。”
        再一次拿起一个石子,甚至还用上了手里剑投掷术。
        “咚——”
        十分尴尬的,这次甚至没有弹起一次。
        “……”一片寂静。
        “喂,一个是你在我的背后分散我的注意力对不对!我的背后可是很敏感的!”斑有些恼羞成怒,将失败的原因“嫁祸”给了柱间。
        “啊!真是抱歉!我不想这样的……”柱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消沉,使得斑抽了抽嘴角。
        “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啦……”斑感觉有些愧疚,毕竟自己打水漂到不了对岸实际上与他无关。
        “啊……是吗?”柱间似乎恢复了些。“对了。”柱间似是想到了什么。
        “又怎么了?”斑感到有些奇怪。
        “那个……斑,我们能做朋友吗?”
        完全没有料到的结果。
        “这个……”斑被这惊喜弄得不知所措
        “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就勉强同意了。”
        柱间显得有些难以置信。“真的吗?”
        “当然是真……等等,喂!”话还没说完就被柱间抱了个满怀。
        “太好了,谢谢斑斑!”柱间很明显没意识到自己的这个体位有多尴尬。
        “喂喂!斑斑是什么鬼啊!好好的叫我的名字啊!”
        “啊!真是抱歉……”
        “所以说不要消沉啊!”
——————END——————

新手奉文
文渣想哭